家族微信公众号

手机浏览家族网

进家族微信群

论坛首页>>┫传说典故┣>>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

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
盛才君
等级:论坛长老
头衔: 管理员
星数:
帖数:23
精华:0
积分:573
消息:
  查看资料
发布于:2016-01-21 11:34
字体大小: 1#

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

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(1) 
     盛八小姐盛方颐是萧夫人的独生女儿。萧夫人原是庄夫人房里的*,在盛家呆久了,老爷喜欢她,就纳为如夫人。萧夫人信佛,心地善良,相信因果报应,凡事都很随和,与盛府上下都处得很好。小姐们为打官司事曾向她求助,老人家二话不说就取出一只金钢钻戒。人太善良了往往就不被人注意,所以萧夫人在盛府显得悄无声息,一切看庄夫人的脸色行事。 
     八小姐从长相到性格脾气都酷似其母,细高挑的身段,慈眉秀目,讲起话来从不出大声,遇大事也不敢拿主意,总是跟在七小姐后面。这种弱女子的秉性,在盛府内部尚不大碍,出了盛府可就惹乱子了。 
     八小姐从小养在深闺人未识,一次家人带她外出看戏,被扬州大盐商周扶九的外孙彭震鸣撞见,惊为天女下凡。一打听,原来是盛府的八小姐,于是就想方设法接近她。有一天八小姐看完戏回家,汽车开进自家院门,谁知彭震鸣的车子也尾随进来了。看大门的仆人见车子跟得这么近,以为是小姐的朋友,就放其进来,谁知当时他们还根本不认识呢,是彭氏自己闯上门来的,这就是彭氏第一次进盛府的笑话。 
     彭震鸣在家排行老七,世称“彭老七”,江西人。彭家本身并不很富裕,但是外公周扶九是个不得了的大商人,在清朝末年曾号称江南首富。周扶九的第六个儿子周钧光很喜欢这个外甥,因他长得聪明伶俐而且能说会道,很会讨大人们欢心,所以供他读书,供他花费,自己的轿车也随他拿去开,久而久之,舅舅家就成了自己家,成了个花钱的好手。彭震鸣善唱程派戏,是程派名票,能粉墨登场,举手投足,挺像回事。为了唱戏,他还办过两个私营电台,专播戏曲节目,有时还请人点播,自己来演唱,既丰富了节目,又娱乐了自己,很出风头。 
     面对彭老七的正面进攻,八小姐不是对手,很快就被他“俘虏”过去。开始时,萧夫人对这门亲事很不放心,一来因为小伙子人虽漂亮但不够忠厚,二来因为彭家在上海无甚地位。后来,一定要周扶九的六公子将他认作自己的干儿子,方才松口。周家六公子本来视外甥为心头肉,认作干儿子亦未尝不可。到了办喜事的时候,彭家本身并拿不出许多钱,还是舅舅帮的忙。 
     其实那时的周家早已不是周扶九在世时的光景。老太爷当年从经营盐业起步,进而投资金融业、房地产业、纺织业,除上海为大本营外,还在南昌、武汉、镇江、南通、长沙、常德、徐州、扬州等地,开设钱庄、盐号、工厂、商店,足有数十家之多。周家在扬州的住宅,是一座七开间的七进大宅院,雕檐画栋,世罕其匹。迁居上海之后,住在文监师路(今塘沽路)的长春里,亦是七开间二层楼的七进大宅,门前文监师路,后门海宁路。可是到了1921年老太爷去世之后,尤其到了北伐战争之后,他那六个儿子,十一个孙子一分家,大家族的架子就散掉了。 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(2) 
     周老太爷生前省吃俭用,夜里走路连灯笼都舍不得打,只是挨在人家的轿子边上,借人家的灯笼照明走路。他巧计买鸡的故事当时几乎路人皆知。可是他的儿孙们大多没能继承他节俭的品格,生活上互相攀比,追求时髦,其奢侈程度令人难以想像。轮到他彭震鸣和盛八小姐结婚时,周家何来那么多钞票去大华饭店摆阔?然而不依不行,舅舅舅妈拗不过他,只好硬着头皮撑足面子,变卖了一部分首饰,真的在大华饭店为他们举办了婚礼,那天的排场自是不消细说了。可悲的是,他们这场表面看来是自由恋爱的婚姻,而实际上并不幸福。 
     彭七盛八结婚之后,他们的私人轿车号码为“87”,隐喻八小姐和彭老七。萧夫人拿出了私蓄,为他们在派克路(今黄河路)盖了一处花园洋房,另有几幢普通的楼房供其出租,叫梅东新村,收了房租可作日常开销。 
     按说彭老七是招女婿进了盛家,丈母娘已把一切都为安排妥当,他如同“老鼠掉进白米囤”,吃不完用不完,万事不用操心了。但是彭老七是个“花”心很重的人,对于婚后规规矩矩的日子不多久就感到厌倦了,于是四处去“轧”女朋友,还在外面过夜。这对天生娇丽的八小姐来说,无疑是致命的打击,以至于人们如今看到的八小姐的照片,没有一张是带笑容的。她的母亲萧夫人煤气中毒身亡后,八小姐更加沉默寡言了。她人老实,管不住丈夫,自家的事情又不便向外人说,况且她又没有婆婆,彭老七是跟舅舅舅妈长大的……百般无奈,只好用*鸦片来*自己。以至于后来,不管楼下来了何等重要的客人,只要她在吸鸦片,就不下楼。有一次小儿子彭国维在街上玩,摔破了头,鲜血直流,佣人们吓得大声呼喊,不知如何是好,正逢八小姐在吸鸦片烟,只说了句“赶快送他上医院”,仍旧抽她的烟。生活中的一切,对她来说都已失去色彩了。 
     彭老七光花钱而不挣钱,实在没钱花了就卖房子,是个地地道道的败家子。他把梅东新村和自己住的花园洋房卖掉后,开始住在新闸路上一处周家的里弄房子里,那是一处供账房清算周扶九家财产的房子,只能腾出一部分借给他们住。后来搬入玉佛寺附近的盛家的房产成德里。那时大家族已分家,房产不属于他们,也只能暂住。再后来就搬至麦根路(现在的淮安路)租住张廷重的房子,因他们是亲戚,张廷重(张爱玲的父亲)太太孙用蕃,是盛老四的太太孙用慧的七妹,孩子们管她叫“北京七阿姨”。张家的这个院子只有两幢楼房,一幢张家自己住,另一幢出租。后来这幢房子也租不起了,只好迁入寻常百姓家了,真的是房子越来越小,汽车则越乘越大。 
     可怜八小姐后来一直生活在这种深深的无奈之中,烟瘾已重,不幸中毒身亡,年仅四十七岁。 彭七好自由盛八不开心(3) 
     彭老七把家当吃光败光之后,晚年就很不堪了。1950年代,他又涉嫌一桩经济责任案子,被定以“*罪”去劳动改造。谁知劳改结束不久“*”又来了,人们又找他算账,命他去扫街。寒冬腊月他怕冷,带上手套去干活,结果被群众发现,剥下他的手套扔在地上,当众羞辱他,批斗、抄家是必不可免了。在上海呆不下去了,他就住到松江女儿家去。有一天,派出所发来通知,叫他第二天去谈话,他一下子紧张起来,精神恍惚,想到1950年代被捕时,就是派出所通知去谈话“谈”进去的,这次再去,定是有去无回。他思想斗争了一夜,想想只有一死了之。第二天一早,就在卧室里上吊自杀了。 
     当时他的女儿正在上海,松江仅他一个人。消息传到上海后,小儿子彭国维赶去处理后事。当小儿子把他从绳子上解下来放平时,人早已僵硬了,奇怪的是,他还是从腹中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。想必是活得太累了,现在总算是得到了解脱。 
     彭七盛八共生有四儿三女,儿女们几乎都继承了父母能歌善舞的艺术天赋。解放后各自努力奋斗,成家立业,过着小康生活。父母没有为他们留下遗产,反而促使他们正视现实,努力学会在社会上生存,活得比他们父母要充实得多。只是老二阿彭(彭国裕)很不走运,解放后是上海交响乐团的圆号手,不知什么时候跟伙伴们一起闲聊,发发牢骚,被揭发出来是讲反动话,结果被送往劳改农场劳动改造。去的时候二十来岁,回来时已年近五十了。彭家大哥彭国宽(老彭)是老牌的“舞林高手”,“*”后仍“死不改悔”,每逢双休日,总喜欢在舞池里转悠。大妹爱丽斯(彭蔚宜)舞也跳得好,她家住南昌大楼,正是闹市中心,于是成了兄弟姐妹的聚会场所。 
     *过后就是耐人寻味的平静了。八小姐的后代们谈起往事都很平静,他们认为“六十年风水轮流转”,一个大家族不可能永久地兴盛,但也不可能永久地衰败,他们是落难的一代,但他们的后代都奋斗有成,这就是希望。人怀着希望活着,就格外扎实了。
IP 属地:东莞
相关帖子
收藏 顶 0 踩 0
0
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

盛氏家族微信群

盛氏家族通讯录


盛氏家族抖音号


盛氏家族快手号

氏家族视频号

手机扫描浏览


技术支持: 巨盛科技 | 管理登录
×
seo seo

消息内容

×
消息长度最多可添加100个汉字或者200个字母

回复内容

×

编辑回复内容

×